土耳其惊奇之旅(上)(2000.01.14)

■土耳其惊奇之旅■(上)

对我来说,1998年10月的土耳其之旅,像极是一整场偶然与意外的惊奇。

当时,刚从原本的媒体工作怅惘退下,虽说并无任何旅行所必须的积蓄与计画準备,然而,心情上的绝对需要、以及时间上的绝对刚好,促使我仍旧赶办了手续、买好了指南、收拾了行囊,匆匆踏上旅途。

预料中,土耳其,这个素来记忆里回教意象鲜明的国度,呈现于我的,应是一派神秘而民俗色彩斑斓的伊斯兰影像,然而并不是。

一直到踏上了国境,一日日一步步实地体验看见之后,才当了然,当初是如何地小觑了这个横跨欧亚两洲,横跨千百年自古至今,横跨希腊、罗马、拜占庭、土耳其、基督教、回教……,横跨东方西方、古远现代形形色色多元文化历史冲突汇流的丰富之土。

追寻希腊罗马遗迹

Truva(特洛伊)、Bergama、Efes,是我们此行造访的三个希腊罗马古城遗迹。

  特洛伊?是的,不要怀疑,正是盲诗人荷马的着名史诗作品中赫赫有名的「木马屠城记」场景发生地。从爱琴海、地中海岸区以迄两河流域,这片目今已然全数划归亚洲版图的土地,事实上,早在纪元前后,曾经是历史上灿烂无比的古欧洲文明发源之所。

  所以,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我们的土耳其之旅,竟然从希腊罗马遗址的追寻开始。

或者是年代上的太过久远,史诗中曾经恢弘森严、一攻十年不下的Truva城,至今,只剩下一片乱石残垣,除了门口一座后世仿建的巨大木马模型外,也唯有从散落的雕刻柱头、从不同年代层层叠叠堆砌的城墙遗迹里,略略想望当日荣光。

然而,接下来的Bergama与Efes却绝对令人惊喜。  Bergama最早建于西元前七世纪,西元前二百余年建立王国后,在几任君主的建设下,长达150年的时间,均属当时希腊最辉煌的文化、艺术、教育中心,且拥有全世界珍藏最丰硕的图书馆,直至西元前63年,方在罗马战火中付之一炬。

现在,沿山坡走向Bergama的卫城所在位置,洁白的大理石柱、石阶与城垣犹存,行步其间,仍能从其完全超乎今日建筑尺度的巨大规模想见当日宏伟景象,尤其自皇宫走下,一座足可容纳万人的露天半圆形剧场剎时映入眼帘,完全依山势而建,八十余排座位自山头一泻而下,直绵延向远方依旧人烟荟萃的今日城市,今昔繁华苍凉对照,壮阔景象,令人为之震慑无语。

Efes最早为古希腊史上最具创造力的爱奥尼亚(Ionia)人的聚居之地,约在西元前二百余年发展为小亚细亚最大的城市,据说极盛时期人口曾高达二十万人;目前现存状况也是三者间最为完整的,不管是一条条大理石建构的宽朗大道、神殿、罗马浴场、公厕、市集、民居、图书馆、以至拥有25,000个座位的圆形剧场,整体建制轮廓均十分清晰。

也因此,当时居民的生活情况遂而格外历历在目:在房舍街道间穿行,从整齐恢弘的尺度、一律简约的大理石材、与丰富细緻但一点不流于繁複纤巧的雕饰里,可以见出当时泱泱大气、秩序清明的城市美学风格;而从各种以城市、政府之力建设的公共设施内容,更可窥见当时的常民生活,以工作、以敬神为人生标的,以艺术、以感官的涤净纾放为娱,澄静单纯,令我不禁深深感慨,比起今日都会的人慾横流喧嚣扰攘来,是否显得更简单更快乐呢?

鬼斧神工的风成地形

从气候明媚的爱琴海与地中海岸转赴内陆,景观气象为之丕变。人烟与房舍突然间稀疏了起来,沿着据说是古代联络欧亚的重要通商管道——也就是丝路的遗迹前行,不再是夹道翠绿丰茂的橄榄树、苹果树、无花果,极目四望,荒黄的麦田、甜菜田、甚至滚滚黄沙、怪石成为车窗外的主要景观,而渐渐剧烈的早晚温差,也令我们朝夕于毛衣与T恤与衬衫间再三穿脱犹豫。

各种石灰岩地形风化构成的奇特自然景观,是土耳其最引以为傲的内陆观光资源。重头戏则集中在Pamukkle的「棉花堡」温泉奇观,以及Capadocia的奇岩山城地景。

Pamukkle的独特景致主要肇因于石灰岩与含钙质极高的温泉水数千年来交互沖刷沈积钙化的结果;泉水自山头顺地形一层递一层往下流洩,并自上而下依势形成一池池凹陷的洁白水塘,与千顷白坡相映,遍山尽是一片苍茫雪白,壮美得令人不敢置信。

而相较于Pamukkle的白山白水漠漠,Capadocia则完全呈现出一片黄沙枯岩、奇山怪石相互交织而成的荒凉诡谲景象。全区由Goreme、Avanos和Urgup等三个城镇所组成,範围极为辽阔,置身此中,周遭举目可见尽是形色平生难得一见的地景奇观,令旅人因而镇日均处于一种不断惊喜撼动的高昂情绪里,无法自已。

像是深深往下挖掘达十余层的地下城市,是早年残存的基督徒为躲避回教军队的迫害而闢建的避居之所;勉强于甬道间弯身匍匐前进,触目尽是灰白石壁与方圆工整的坑道石洞,空间虽说极端阴暗窄小,各种生活必备机能如厨房、卧室、储藏室、厕所、畜栏、坟墓、礼拜堂以至通风与防御设施等却都一一齐备完全,令人由衷感动于当时人们为捍卫一己之信念信仰所展现如金石般的坚诚毅力。

地上,则依着地区分布的不同而一处处展现出殊异的山石风貌:有的一块块头角狰狞、有的如浪涛般悠然起伏、有的如布匹般绉褶有致、有的则如蕈般一柱柱戴帽耸立,——当地人称为「妖精的烟囱」,的确颇能传达那种几近鬼斧神工的神奇意味。

就在这里,先民们就地取材,将之一一挖空了,有的凿成住屋,有的盖成教堂、彩绘上华美的湿壁画,山石上就此开出了一扇扇小小的门洞窗洞,因而聚合成一落落一村村奇岩山城,枯山寂石里遂而有了人烟的温暖与生活的趣味;如今,为了景观保护的理由,居民多已迁出,因而显得有些冷清;至于想要体验洞窟民居岁月的游客,则仍有少许民宅开放参观,或尝试于独特的岩窟旅馆中住上一宵。

——下一次,Yilan将继续从首都—伊斯坦堡,以及美食、shopping等方面,与大伙儿一块更深入地聊聊土耳其。不要错过哟!
★ 【新书】《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正式推出!
土耳其惊奇之旅(上)(2000.01.14)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二三十年点滴累积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