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20世纪初期,地球上大小战争不断,也导致不少家庭分崩离析。

一位土耳其军官参与韩战时,就恰巧收养了一位战火中的孤儿。

情同父女的两人后来却分隔一甲子,当彼此都已白髮苍苍,谁都没想到他们有机会再重逢!

  

  

土耳其电影《艾拉,战争下的女儿》(Ayla: The Daughter of War)是由真实故事改编,而故事的起源便在1950年间的韩战。

北韩一位5岁小女孩的父母在战火中身故,她只身走在砲火隆隆的战场,周围满是鲜血与躯骸,受到战争与父母逝世的影响,她早已忘了自己的真实姓名…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就在同个时间,土耳其派驻了1万5千个士兵来这个远东国度,其中包含了一位军官:苏莱曼(Süleyman)。

他辞别当时的未婚妻,随朋友到韩国参与战事。

苏莱曼负责支援联合国军修理汽车、机械,但他们受到中共解放军趁隙突击,苏莱曼与友人只好匆忙逃往美军的驻扎地,在那时的夜晚,他初次见到了那个女孩。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5岁的小女孩在寒风中颤抖,伧惶无助,心慈的苏莱曼把她抱上吉普车,载回营地,并把她取名为「艾拉」(Ayla)。

在土耳其语里,这个名字代表了月亮,这也象徵艾拉彷彿是这群远征士兵的月光。

   

即使彼此听不懂对方的语言,小艾拉还是在苏莱曼等士兵的关爱下逐渐成长。

她对苏莱曼敞开了心房,以土耳其话「baba」(意指爸爸)称呼他,后来艾拉甚至学会了一点土耳其语,成为韩国人与土耳其人的沟通桥樑。(电影剧照)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艾拉就像这个无情战争中,一块纯净的地方。

苏莱曼与同袍和她拍了很多照片,两人已情同父女。

1953年时,战争告一段落,苏莱曼奉命回国,他难以和艾拉分开,但当时的法令不可能允许他带一个小女孩回去。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苏莱曼不想把艾拉留在当时还很贫困、落后的朝鲜,于是他偷偷準备一个大箱子,并在里面装上麵包与水,让艾拉躺进里面。

苏莱曼把箱子带到了港口,想带着艾拉上船,回到土耳其一同生活。(电影剧照)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然而艾拉躲藏的箱子很快就被发现了,他们两人被迫拆散。

挚友已为国捐躯的苏莱曼孤单回到土耳其,艾拉则送往收养战争孤儿的安卡拉学院。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时光匆匆,2010年时,正好是韩战60年的纪念日。

苏莱曼已经成为了85岁的老人,在过去的时光内,他一直心心念念自己这位韩国的女儿,并为她向阿拉祈祷,希望艾拉能健康长大,过着富足、快乐的人生。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年迈的苏莱曼知道,想和艾拉重逢的机会微乎其微,但他内心还是依旧秉持着心愿,想和艾拉相见。

韩国三大电视台MBC在拍摄韩战纪录片时,接受了苏莱曼的请託。

不过所有的线索仅有「艾拉」这个名字,连韩文姓名都不知,寻人有如大海捞针般困难!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电视台联繫到了一些当年安卡拉学院的学生,的确有不少人听过「艾拉」这个名字,却仅知道她是很受土耳其军官宠爱的小女孩,却不清楚她现在的下落。

加上1979年安卡拉学院烧毁,许多资料都付之一炬,线索似乎到这里就断了…

不过就在百般打听下,他们终于找到同为韩战孤儿的崔东南(최동남)先生,从他口中知道,艾拉当年和他姊姊非常要好,后来更一起搬到首尔。

艾拉也在安卡拉学院获得人生第三个名字:金恩子(김은자)。

然而金恩子在搬到首尔后,似乎就与崔东男的姊姊渐渐疏远,失去了联繫。

电视台长达几个月的搜索,才得知金恩子现居仁川,育有一子一女。

   

电视台找到了金恩子的住处,对她拿出当年的黑白照,她端详着照片上的小女孩,说道:「原来这是我啊…」没多久,她的眼泪就潸然而下:「对我来说,爸爸就像是梦中才会出现的人,我找了他几十年…原来爸爸也在找我!」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原来金恩子在24岁时就已结婚生子,但丈夫后来事故走了,剩她独自抚养子女,现在已然是阿嬷。

苏莱曼前来参加韩战纪念仪式时,电视台便安排两人进行相隔一甲子的碰面。

   

金恩子在见苏莱曼前,特地买了西装当见面礼,苏莱曼则是準备土耳其零嘴,还有一些零用钱,显然过了60年,金恩子在他心中仍是当年的小女孩。

碰面当天,没有血缘关係的两人不禁感动相拥,失声痛哭,金恩子更大喊:「Baba!」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两人叙及当年往事,金恩子表示儘管当时年纪小,但她还记得苏莱曼用毛毯给自己做外套,且不管军中事务多忙,一定会抽空餵她吃麵包、喝牛奶。

她流泪道谢:「没有baba,就没有现在的我!」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苏莱曼从土耳其带来了自己的家人,金恩子也带上孙子、孙女。

看着与当年「艾拉」相似的容颜,苏莱曼不禁笑容逐开,他所珍视、疼爱的艾拉,现在的确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呢!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2017年,身患重症的苏莱曼传出病危消息,金恩子便赶往土耳其看他。

在离开人世前,苏莱曼仍心念着:「做为人、做为一名父亲,我时时刻刻祈祷艾拉能活出完美的人生。」

金恩子则在榻前紧紧握住这位「Baba」的手,含泪为他送别。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这段现实中的亲子故事便是《艾拉,战争下的女儿》的原型,一起来看看它的预告片:

   

儘管只是寥寥数年的相处时间,但在那个严酷的战火中,他们的父女情却是跨越了国籍、土地的美好联繫。

幸好在一甲子后,这样的真情没有成为惆怅,而是化作重逢的圆满呢。

往下看更多精彩内容:接投诉…市长扮身障测试下属 遭遇「超傲慢对待」气翻

弱势群体需要全社会的关心与帮助,

但总有一些人,非但不愿意伸出援手,还对他们非常不友善。

墨西哥奇瓦瓦(Chihuahua)一名市长Carlos Tena Nevarez接到民众的投诉信,

称公务员对弱势群体态度不佳。

他不愿意随便怀疑自己的同事,于是决定「卧底」调查一番。

  

   

Carlos花2个月实行自己的「卧底」计画。

他先告诉市长办公室和社会服务部门的同事,

表示有一名身障男子需要帮助,同事们满口答应。

接下来Carlos全面伪装,来到社会局领食物代金券。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Carlos穿上厚厚的高领毛衣,戴着灰色帽子、黑色眼镜,还在左耳上贴了绷带。

一眼看去,谁也无法将这个坐在轮椅上的邋遢男子与市长联繫起来。

Carlos进入社会局后,服务人员根本没拿正眼看他,态度非常冷漠。

    

Carlos决定去自己的办公室,表示要与市长谈谈,服务人员说市长不在。

他又提出与市议会秘书对话,这本来是正当要求,但Carlos却被赶了出去。

经历这一切后,Carlos从轮椅上站起来,脱下全部的伪装,

刚才还气焰嚣张的下属们都僵住了。

土耳其大兵韩战「收养韩国孤女」 分隔一甲子…战火父女重逢失声

   

这次卧底经历让Carlos印象深刻。

他表示,至少有3人会因为不恰当的做法被解僱。

他对这些同事很失望,并再三强调,再也不愿意听到类似的事发生。

   

一起看看相关报导。

  

经过这件事,当地公务员们对弱势群体的态度应该会好很多吧。

这位市长太棒了,他真的把民众的事放在心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