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都不能少!」拉丁美洲对妇女受暴现况怒吼

女人被杀害的原因是什幺?着名女性主义家狄安那.罗素将这样的谋杀定义为「男性对女性的谋杀,因她们生为女性」。

作者:王祖婷

「一个都不能少!」拉丁美洲对妇女受暴现况怒吼
图片来源:"Ni una menos" Facebook官方页面

从一则推特,直至三个国家、一百多座城市响应。6月3日,超过三十万人聚集在阿根廷国会前,高举标语吶喊:「一个都不能少(Ni una menos)!」不能再看见任何一名女性,因仇恨而遭到暴力对待或被杀害。

在拉丁美洲父权体制的文化中,对妇女的暴力行为是相当严重的问题,据泛美卫生组织(PAHO)2006年统计,每三名拉美女性就有一名遭受亲密伴侣的身体、心理或性暴力。事实上,自从1994年,拉美国家共同签署贝伦杜伯拉公约,力求教育人民女性权利之重要性后,截至21世纪,男女平权已列入所有拉美国家之律法中。近几年,拉美各国也陆续立法,严惩对女性身体、精神或性伤害。(推荐阅读:「性暴力不是女性议题,而是人权议题」《阴道独白》女权斗士伊芙唯一一场在台演讲节录)

要遏止对女性的暴力,不能单靠法律的制定,必须配合有效的公共政策,严格地监督与实施。可惜,这个司法正义的重塑过程,极为缓慢。

阿根廷于2009年通过「妇女保护法(Ley de Protección Integral a las Mujeres)」;巴西今年3月宣布,将针对杀害女性判处更重之刑罚;哥伦比亚与其他16个拉美国家也陆续制定妇女仇杀罪。然而,立法至今,在阿根廷每30个小时就有一名女性被杀害,光是今年一月至四月,就有超过4000名女性被家暴;在巴西圣保罗,每15秒就有一名女性遭受暴力;而全世界杀害妇女最严重的25个国家,竟有超过一半位于拉丁美洲。

目前拉丁美洲有四名女性领导人:巴西、阿根廷、智利及哥斯大黎加总统,而此地区有23%的议员为女性,比例仅低于北欧国家,因此女性在拉美国家的政治力量绝对不容小觑。然而,法律的制定与实际的推行仍有一大段距离。据经济学人报导,以萨尔瓦多为例,2011年通过遏止妇女暴力法规,前16个月只起诉63起案件,仅16起有后续行动;而巴西在2013年1月至3月期间,检举多达1822件强暴案,却只有63名男性被逮捕。(同场加映:2000个被强暴后的勇敢故事)

「一个都不能少!」拉丁美洲对妇女受暴现况怒吼
图片说明:标示牌上写着:「小心!大男人主义取人性命」
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女性暴力居高不下的癥结,在于社会教育与根深蒂固的文化风气。此次阿根廷国会前三十万人的大型示威行动,根源即在于大男人主义文化(Machismo culture)。

阿根廷男性时常在街上朝着女性吹口哨,他们将这种骚扰称之为「讚美」,甚至大言不惭地声称所有女性都喜欢被吹口哨。阿根廷非营利组织La Casa de Encuentro(暂译:聚合之家)指出,从这种无害的日常行为,直到致命的暴力事件,皆显现阿根廷社会性别歧视的严重性。知名民意调查公司盖洛普(Gallup)于2012至2013年,访问1000名来自拉美19个国家之女性,超过一半的女性认为在自己国家不受尊重,使拉丁美洲成为全世界最不尊重女性的地区;同时,拉美男性却有较高的比例认为女性受到尊重,由此盖洛普推测,受到大男人主义影响,男性并未察觉女性不舒适的观感与经历,而男女之间对「尊重」的定义可能迥然不同。

在就业市场上,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ECLAC)指出,在此区域女性贫穷率是男性的1.15倍,女性佔有40%的劳动力市场,但平均薪资只有男性的60%到90%。许多妇女仍被传统女性角色的责任束缚,做着无薪酬的工作,从1990年至2008年,家庭主妇的比例从22%攀升至31%,唯有共产国家委内瑞拉,将「家事」视为具经济生产力的工作。20世纪后期,女权运动第二波浪潮也影响至拉丁美洲,非政府团体与妇女组织纷纷成立,倡导男女同工同酬、女性家事津贴、原住民女性基本权益、卫生健康保障等。联合国妇女权能署(UN Women)在2015年的报告中指出,拉丁美洲女性劳动力参与在1990至2013年期间,从40%攀升至54%,为全球进步最多之区域。

「一个都不能少!」拉丁美洲对妇女受暴现况怒吼

利用社群网络,「一个都不能少(Ni Una Menos)」在脸书页面放上国内外数十座城市响应的照片与影片、作家与漫画家的声援作品与各大媒体的深入报导。示威隔天,阿根廷高等法院及人权秘书处宣布成立妇女仇杀登记所(Registro de Femidicios),宗旨为彙整全国数据以制定遏止女性暴力政策,终结对妇女的仇杀。不只是一则推特,而是千万人的努力与苦痛,让更多人正视性别仇恨,在6月3日这天聚集起来向世界吶喊。现在他们要加紧脚步,他们不愿意再看见另一个她被杀害,丢进垃圾桶,以及更多的她,连求救的力量都没有;他们盼望整个拉丁美洲无论性别、年龄或种族,都能在崭新的思维中觉醒,理解并非只靠政府或是民间组织就能达成两性平权,如同艾玛华森(Emma Watson)站在联合国舞台上所说,要给予所有人自由,那所有人都必须参与。(推荐你看:艾玛华森震撼人心的联合国演讲全文:「不只争取女权,而是两性都能自由!」)

 

上一篇:
下一篇: